荔枝app黄破解

..co,最快更新许我向看最新章节!

这么丑的字,迩迩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了。

问题是,她写的这副春联,实在是……

也难怪刚才那家丁会憋着笑了。

白洛迩轻轻挥了挥手,春联连着横幅便落入他手中。

本想教训一下昭禾的,可是,他前思后想,还是去了书房。

昭禾昨晚睡得晚,如今在城市里被白洛迩惯的早就没了生物钟,也不可能大清早就醒来的。

可她醒来的时候,就想着,半夜在白洛迩房门上贴的春联,也不知道他看见了没。

那可是她亲笔写的。

上联:金玉良缘

下联:天作之合

横批:绝配

悠闲夏日女孩的娇媚风采

她起身,迅速洗漱更衣,打开房门往外瞧了眼。

见一家丁在门口憋着笑:“小姐,早。”

昭禾蹙了下眉,问:“白洛迩起来了吗?”

家丁点点头:“少主在楼下读报纸呢,就等着小姐下楼吃早餐了。”

昭禾眨眨眼,又问:“少主心情好吗?”

家丁又笑:“自然是心情很好的。”

昭禾听见这一句终于是放心了。

她出了房门,美滋滋地转过身,去看白洛迩的房门,却发现,大门上什么都没有!

而旁边她的房间门口,却也被贴了春联,而且那笔迹高深飘逸,一看就是白洛迩亲笔!

上联:业精于勤,荒于嬉

下联:行成于思,毁于随

横批:端正

昭禾心口一堵,似有一口气不上不下,想要吐出来,又怕自己会连着血一并吐出来。

不过细想,这一茬是她找的,他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。

昭禾上前撕下,撕碎,塞进家丁手中,垂头丧气地下楼了。

白洛迩见她下来,露出一个温和的、人畜无害的笑容:“小昭禾起来了?”

昭禾走近,问:“就这样跟着我跑出来,万一有什么事情怎么办?白家大宅不住了?我可是听说了,那个白溪,厉害着呢,小心他看出什么端倪来。”“没事。”他浅笑着,起身拨开昭禾额前的一抹碎发,又从容地说着:“我昨天半夜在白府见他们放烟火了,今天一早还让白溪不要进来打扰我,一会儿我再露个面,寻个由

头出门就行了,晚上再露个面回房间,就说我吃过了。”

横竖昭禾已经被他送去英国读书了。

昭禾以后可以不用再出现在白府了,而白洛迩是有瞬移术的,两头跑这种事情,落在被人身上,肯定是奔波劳累,而换成白洛迩,却是呼吸一般简单自然。

更何况,白洛迩也有他的考虑。

鶒芳怪知道他们在白府,必然会寻过去。

他们若是走了,白府上下也安些。

昭禾只是盯着他清润的眼,忽然就后知后觉想起他的瞬移术来,不由羡慕:“可以教我瞬移吗?”

白洛迩笑了:“本该会的。只是灵力不足而已。”

脑海中,不由想起圣宁刚学会瞬移术的时候,也是三四岁的小娃娃,第一天她太兴奋,变到沈帝辰夫妇房间里,又变到勋灿那儿去。

想起这些,往日如烟。

当初他与勋灿那样较劲,较劲了多年,勋灿长高,他也跟着长高,竟是一丝一毫不肯输给勋灿的。

可是,造化弄人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

白洛迩轻叹一声,目光清明,早已释然。

望着眼前的昭禾,他温声道:“以后我每天带着修行,吃了虚空丹,修为大涨,但是还不懂如何控制。”

兰花精在一边道:“少主,小姐,早餐好了。”

餐桌前,摆着昨晚他俩一起包的白菜猪肉的饺子,还有两碗鸡丝粥,两份小菜。

昭禾跟白洛迩吃的香,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。

昭禾想起什么,道:“昨晚明明听见清禾骂我狐狸精,为什么按住我不让我揭穿她?”

白洛迩笑了,抬起清莹的双瞳凝着她。

他的双眼太明亮,犹如天上星,亦如水中月,每当他这样瞧着自己,昭禾都觉得,自己所有的心事都逃不过他的双眼。

她不由败下阵来,赛雪的皮肤染上红霞,低下头。

白洛迩温柔地道:“白灼也是非常维护的,他昨晚一点反应都没有,这说明他根本没有听见。

昭禾,想,他都没有听见,阿奶年纪大了,又怎么会听见?

要是当众指出来,除了我,没人给作证。

而且昨晚是年夜饭,不也想让阿奶过一个开开心心的团圆年?何必闹得难堪?”

昭禾想想也是,于是道:“这次放过她。以后她再骂我,或者旁人再骂我,我肯定要怼回去!”

白洛迩蹙起眉,再次望着她,见她的贝齿咬断了一截饺子,吃的正香。

他便等了等。

等着她一枚饺子吃完了,他这才问:“昭禾,如果有人向这边吐了口水,会伸手接着吗?”

昭禾:“当然不可能!那可是污秽之物,我为什么要接着?”

白洛迩莞尔:“那别人口中说出的污秽之语,骂的话,又何必接着去回嘴?不嫌脏?”

昭禾:“……”

她皱起小脸,仔细地想,想了大约半个小时,终于想清楚了:“嗯,我以后不理会那些人就是了。”

白洛迩牵着她的手,温和地说着:“我在周遭找到一处灵力极盛的地方,这就带去修行。”

言罢,他望着自己的亲信们:“们也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亲信们原本跟着昭禾,每日沐浴龙恩,吸收真龙身上涣散出的气息,已经修为大涨,如今闻言,更是喜不自胜,连连应下来。

现代。

圣宁口硬心软,在照料过琉茵之后,她也是上了九重天,露了露脸的。

不过,她也不敢多待,只怕自己在天上时间留的久了,地下琉茵就要生了,然而她这一露面,却被天庭文武百官围堵。

过去,大家望着她,虽然眼中也有崇敬之意,却也是被澈所胁迫的。

可自从她能造出虚空丹这种失传已久、早已灭绝的丹药之后,所有的神仙,巴不得跪在圣宁的脚下,给她擦鞋呢。

圣宁缓声道:“诸位爱卿,本宫还有事,尔等若是有什么,不妨去找澈吧。”

众仙还是围着她,一脸谄媚地笑着:“嘿嘿,嘿嘿,陛下,您有事您忙,臣们只是想见您了,所以在这里恭候着,有事您随时吩咐,臣等必然竭尽力相助。”

圣宁尴尬地笑着:“那我走了哈?”

众仙:“嗯嗯。”

圣宁:“……”

虽然一圈人围着她,但是她还是瞬间消失了。

众人不由赞叹——

“天后陛下的瞬移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。”

“是啊是啊,天上有这样的天后陛下,是臣等之福啊!”

“是啊是啊,不知今年的几大盛会上,天后陛下会不会赏我们虚空丹啊!”

“听闻太阳宫的新公主与天后陛下交情犹盛,我觉得,就算天后陛下不去劳心劳力炼制丹药,今年太阳宫进贡的果子也不会少哇!”

“太阳宫的新宫主,是不是心慕狐帝?”

“休得胡言,那是狐帝的徒儿!”

圣宁自是不知,在她走后,众仙也在天上聚众八卦。

她只是下来,发现并未耽误什么时间,便陪着沈歆旖在佛堂抄经了。

沈歆旖望着女儿,不由笑道:“都是天后了,不会觉得母后抄经多此一举吧?”

“我知道母后担忧哥哥,”圣宁哑声道:“我也是呢,其实很多时候,神仙也有做不得主的时候。”

沈歆旖搁下小狼毫,望着圣宁,温声叮嘱:“一一,母后想问,迩迩闭关修行之后,可跟澈、同房过?”

闭关修行,是狐帝对青丘的说法。

但是洛家人都知道他是带着龙蛋去了异世。

圣宁眼中一红:“理他做什么!以前我觉得他事事完美谨慎,就连给我下聘礼,也只有我想不到,没有他办不了的。可如今,我恨死他了!”沈歆旖心痛道:“一一,们本是天神,我不该多嘴,但到底是我女儿,澈也不是有心的,还是……原谅他吧!”

Social tagging: